検索

®γσ ξηg

🐉®️🎎🎏🎌 📊📉📈🐊💹http://github.com/scibrokes/owner

Build a gaming PC

Mathematical World

R&D ®️eport & Quantitative Algorithmic Trading Automation

Discover Good Software for Windows Users

Discover Good Software for Windows Users

The 5 Best Dock Apps to Replace Your Taskbar in Windows 10

External LinkSeptember 29, 2020 3:11:03 AM from Stardock Forums

I am looking for taskbar visualization and effect via How to enlarge icon when mouse over? #339. Today just surf over The 5 Best Dock Apps to Replace Your Taskbar in Windows 10 and noticed your software quite good, will grope it during trail period, will buy your products via below links…

字节跳动
还有3D图案
这儿可以瞧瞧字节跳动哦!

庞特俱乐部:三年狂赚156亿神秘赌博集团如何“十赌九赢”?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4日 01:36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俱乐部中的大多数人都精于数学和计算机,利用专业的统计概率在赌场获胜,主要擅长21点、彩票和赌马;近期澳大利亚税务局给他们开出了高达9亿澳元的税单

刘田

[ 最近几年,拉诺嘎杰克主要是通过赛马来获利。他直接或间接地雇用了30~100个由调查者、分析师、赌客以及程序员组成的团队来进行赛马计算和视频分析 ]

美国电影《决胜21点》中,六位麻省理工数学天才在拉斯维加斯赌场通过巧妙数学计算在“21点”的赌局中无往不利,卷走了接近于数百万美元,但同时也给自己招来了很多麻烦。

现在这一幕电影情节正在真实生活中上演。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19名数学天才组成了一个名为“庞特俱乐部”(Punters’ Club)的高智商赌博集团,用专业的数学方法计算概率,在世界各国的赌场和博彩业疯狂吸金。在过去短短3年时间里,堪称“十赌九赢”的他们竟总计赢取了超过24亿澳元(约合156亿元人民币)。

但是眼下这个赌博集团却引起了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注意,给他们开出了高达9亿澳元的税单。而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调查也让这个神秘赌博集团的幕后人物渐渐浮出水面。

擅长21点、彩票和赌马

传说这个天才赌博集团全部由数学家组成,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学过数学或有数学天赋的赌徒而已。

这个赌博集团最初是由当时还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读书的泽尔吉克·拉诺嘎杰克(Zeljko Ranogajec)发起的。据悉,庞特俱乐部19名成员中的大部分人,多年前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修读数学专业时就已认识,此后就成了关系密切的“铁哥们”,他们的年龄在47岁至50岁之间。

虽然他们称不上是数学家,但庞特俱乐部中的大多数人都精于数学和计算机,利用专业的统计概率在赌场获胜,主要擅长的是21点、彩票和赌马。而数学天赋也并非是让他们在赌场制胜的唯一法宝,他们身后还有数百人的庞大“智囊团”以及计算机软件和高科技做后盾。

塔斯马尼亚的另一名赌徒Andrew Scott对庞特俱乐部有一定了解。他曾在赌场上和这个赌博集团交过手,所以知道他们的一些“伎俩”。

“他们最开始是玩21点,主要混迹在霍巴特的曲点赌场。后来逐渐地从21点转战到赌马。”Scott说道,主要是因为那时候曲点赌场发现了他们的手段,所以禁止他们参与赌场的21点,他们开始转为赌马。

“他们当时主要聚集在霍巴特的一个酒吧里,开始赌马。最初的投入并不多,但每次成功之后,押注就越大,同时会吸收新的会员到这个俱乐部中。”Scott表示,这个赌博俱乐部就这样自然而言地壮大,他们的赌注也越来越大。

关于这个赌博集团每年下注的资金总额,目前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的通报,该赌博集团在2006年手中周转总赌注达到24亿澳元,但这笔巨额本金的来源还是一个谜。

每年押注额多达10亿美元

目前国外媒体更多的报道集中在庞特俱乐部的创始人拉诺嘎杰克身上。有人说他不只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赌客,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赌客。拉诺嘎杰克每年押注的数额非常惊人,据说他每年的成交量是澳大利亚Tab公司(澳大利亚赌马的场外投注由州政府的“Totalisator Agency Boards,TAB”控制)每年总营业额100亿美元的6%~8%,也就是说约6亿~8亿美元。

不过,这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一旦他每周7天24小时不停歇地押注全球各地的赌局的话,他每年的赌注额可能达到10亿美元。

由于拉诺嘎杰克主要都通过网上投注,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所以人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尼斯湖水怪”。

他最初进入赌博界的本金不过几百美元,主要是玩“21点”。

并非所有的赌博都可以利用到数学,但在“21点”上数学确实可以起到一定作用。 “21点”要求赌客计算手中牌的点数总和,尽量接近但不超过21点,超过21点则为爆牌。在一定的回合内,使用的都是同一副扑克牌,也就是说只要记住之前出过的牌,就能预测下一回合中得到大牌或小牌的概率。若不计算的话,正常赌客玩21点的胜算约48%~49%。而拉诺嘎杰克则是计算策略,在算牌、要牌等过程中尽力使每一步都采用最佳策略,从而将自己的胜算提高。这要求赌客在短时间内记住大量的数字,分析策略,并在适当的时候出手。这或许就是拉诺嘎杰克的神秘所在。

最近几年,拉诺嘎杰克主要是通过赛马来获利。他直接或间接地雇用了30~100个由调查者、分析师、赌客以及程序员组成的团队来进行赛马计算和视频分析。在下注之前需要考虑许多方面的因素,首先通过对决定马匹胜负的多种因素研究以及对以往赛事胜负情况的统计分析,得出马匹各自胜出的实际概率,然后把马匹分为两组,一组是能够夺取名次的、一组是不能夺取名次的。最后根据每匹马的赔率进行挑选,要么排除、要么给予一定权重。他的“价值挑选”原则是倾向于选择那些获胜概率大于庄家开出的赔率的马匹。

此外,由于拉诺嘎杰克的计算机系统是直接连接到投注系统,所以他的下注可以在最后一分钟进行,主要是为了避免其他赌客跟从。

不过传说中拉诺嘎杰克每笔投注的利润率并不高,他每一次下注获得利润率大概是4%~6%。但即使他在投注中失败,仍可以获得数额不菲的回扣,因为马场为了吸引大客户,对于单一投注超过一定数额而未获胜的人会有一定的回扣。据了解,他获得的回扣大概是5%~10%。

面临高额税单

在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庞特俱乐部”展开调查之后,拉诺嘎杰克已经离开了澳大利亚。但目前也有部分成员出面与税务部门抗争,比如收到政府3700万澳元税单的职业赌客大卫·瓦尔士(David Walsh)以及乔治·马马卡斯(George Mamacas)。

在澳大利亚法律中规定赌博收入是可以免税的,但澳大利亚税务局认为庞特俱乐部通过专业的数学计算,并且雇用了特定的团队,如此专业的赌博行为将不适用于“赌博收入免税”条款。

庞特俱乐部最终是否能够被征税仍不得而知。传说他们主要是网上下注,还通过修改电脑记录或者运用加密软件,让司法机构难以找到罪证。但澳大利亚税务局已向法院对部分成员提出诉讼,要求其补缴税款。

不过,庞特俱乐部也得到了一些人士的支持,比如澳大利亚独立众议员Andrew Wilkie就反对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庞特俱乐部成员征税。他表示,多年前澳大利亚税务局曾认定庞特俱乐部的成员并不需要交税,但现在官方却改变了这个说法。“这会引起非常大的影响,也就是说我们以后每个人赌博赢钱之后都有可能被莫名其妙地征税。”

这也正是这个问题的关键,目前很多人认为,一旦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庞特俱乐部征税成功,那么这也可能意味着以后澳大利亚会对“赌博收益”进行征税,这直接影响到该国数百万人的利益。

“没有人知道税务员的真正意图。他们只是针对一些极小数的非常成功的赌徒,还是打算扩展到职业赌徒?那他们又如何来区分职业赌博和业余赌徒的界限呢?”Wilkie质疑道。

庞特俱乐部部分成员资料

泽尔吉克·拉诺嘎杰克(Zeljko Ranogajec),上世纪80年代刚刚大学毕业就混迹在澳大利亚的曲点赌场,通过玩21点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但后来精于计算的他被赌场发现,并被列入黑名单。此后他开始转向一些其他的赌博方式,比如赛马和彩票。

在1994年的时候,他买彩票中了数百万美元,除了一次中了750万美元的头等奖之外,他还中了很多比较小额的奖金来不断累积财富。同时,这也能够让他不被大家注意,能够很好地将其财富隐秘起来。

大卫·瓦尔士(David Walsh),是一名艺术收藏家,非常富有。名下拥有一个艺术博物馆MONA(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数学天赋很好,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时间发明了一系列用于赌博的系统成为职业赌徒,但他巨大的财富是否都来源于赌博仍不得而知。

雷·加特(Ray Gatt),在南澳大利亚伊甸谷拥有几个酒庄,大部分时间待在中国香港。他自称是一名计算机软件工程师,但业内人士知道他主要的天赋在于研究投注系统。他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参与了一个互联网公司Ausnet的创立,但最终亏损了650万美元。显然,这笔亏损对于他所拥有的财富而言只是冰山一角。

大卫·斯泰基(David Steicke),职业扑克牌赌徒,现居中国香港。

乔治·马马卡斯(George Mamacas),职业扑克玩家,已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定居。

邓肯·特皮(Duncan Turpie),数学家,但平常主要工作是扶助某家政治网站。(刘田)

原文: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20804/013612756650.shtml

数学是不是博彩业的水晶球?

日期:2012/7/16 编辑: 金姬 阅读 ( 251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近日,一则“澳大利亚19名数学家组团博彩狂赢24亿澳元”的消息,似乎又给彩民们打了一剂强心针。不过,《新民周刊》却发现中文媒体在编译转载时有断章取义之嫌。博彩业到底有没有“水晶球”?

数学家组团博彩的“神话”

博彩业自诞生之日起,参与者就希望找到规律,能够以小博大且无往而不胜。尤其是那些“问题彩民”,往往对于博彩业的“奇迹”深信不疑,希望效仿并发家致富。近日,国内媒体有关“澳大利亚19名数学家组团博彩狂赢24亿澳元”的消息似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新民周刊》查阅了澳大利亚媒体的相关报道后发现,中文媒体在编译转载时有些断章取义,而博彩业的“水晶球”恐怕尚未出现。

首先,这19人并不是什么数学家,虽然他们大多是多年前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攻读数学时认识的。

目前披露的情况主要来自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其中只公布了其中8人的资料——47岁的艾迪·马洛内克(Eddie Malovnek),主要在塔斯马尼亚进行视听制作;来自塔斯马尼亚的职业赌徒菲利普·特纳(Phillip Turner);以中国香港为基地的49岁南澳大利亚扑克高手大卫·斯泰基(David Steicke);50岁的雷·加特(Ray Gatt),在南澳大利亚伊甸谷拥有伊甸泉葡萄酒庄;塔斯马尼亚艺术收藏家大卫·瓦尔士(David Walsh);塔斯马尼亚职业赌徒泽尔吉克·拉诺嘎杰克(Zeljko Ranogajec),现在把家安在了英国伦敦海德公园边上;塔斯马尼亚扑克玩家和商人乔治·马马卡斯(George Mamacas),已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定居;这8人中只有隐居昆士兰黄金海岸的投资家者邓肯·特皮(Duncan Turpie)算得上是真正的数学家,但他平时的主要工作是资助政治网站newmatilda.com。至于另外11人,我们一无所知。

其次,这些人并没有博彩赢了24亿澳元(约合155.6亿人民币)。根据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7月5日的新闻,这19人自发组成了“玩家俱乐部”(punter’s club),2004年-2006年间大量下注,利润颇丰——2004年下注5.55亿澳元(约合36亿人民币),赚了4750万澳元(约合3.08亿人民币);2005年赚了6690万澳元(约合4.34亿人民币),2006年投注24.53亿澳元(约合159亿人民币)赚了5000万澳元(约合3.24亿人民币)。而此次中文媒体大肆宣扬的“24亿澳元” 可能是指这19人在2006年的总下注额。如此巨大的本金来源仍是个谜。
最重要的是,他们未必是通过数学专业知识而“十赌九赢”的。

从理论上说,只有扑克牌中的21点是唯一一种在赌场中可以在概率中战胜庄家的游戏。在2008年的好莱坞电影《决胜21点》中,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教授找来6名天才学生,负责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21点台前记下每一张牌后算出下一张牌的大小概率,由此狂赢一把。这个故事取材于2003年的美国畅销书,但这未必是真人真事,而且各大赌场都已经有了对付“算牌客”的妙招——每个荷官身边从以往的2副牌增加到6-8副牌,这就增加了记忆和概率推算的难度。如今的职业赌徒想要在21点上做到“常胜将军”几乎已经不可能。

而对于“玩家俱乐部”的19名成员来说,他们参与的大多是赛马、赛狗以及扑克牌之类的项目,目前的公开资料并没有揭示他们如何“逢赌必赢”。
澳大利亚税务局更关注这些人偷逃的巨额税金,因为“玩家俱乐部”的赌博行为带有专业性质,不适用澳大利亚法律规定的“赌博收入免税”条款。而且,这些人主要是网上下注,他们通过修改电脑记录或者运用加密软件,让司法机构难以找到罪证。如果澳大利亚税务局胜诉,将成为澳大利亚向“职业赌徒”征税的先例。

知识就是力量?

“问题彩民”可能会跳出来说,即便这次澳大利亚19人的故事有许多疑点,但国外仍有不少彩民依靠数学知识中大奖的。

例如美国女性琼·金瑟(Joan Ginther)就不可思议地中过4次大奖,发生的概率为18杼分之一(杼相当于10的24次方)。她1993年中了540万美元,2006 年200万,2008年300万,2010年更是让她赢了1000万美元,18年间总共中奖2040万美元(约合1.3亿人民币)。

有人质疑她中奖是否真的全凭幸运。因为她4次中奖都是在得克萨斯州,最近三次中奖都是间隔两年,彩票都购自她童年生活过的得州小镇毕晓普,而毕晓普距离她常住的拉斯韦加斯有2000多公里。人们发现,金瑟是斯坦福大学统计学的博士,曾当过数学教师。而刮刮卡并非随机印刷,彩票发行机构要保证中奖比例。美国媒体猜测,金瑟可能推算出彩票机构何时将中彩的刮刮卡送到某地店铺,然后到得州购买,让自己中头奖。
对此,得州彩票委员会不认为金瑟有作弊之嫌。毕晓普当地居民说,金瑟一年要在那里购买大约3000张刮刮卡。金瑟从未表示自己是靠专业知识中奖的,她的运气真那么好的话,旁人也只能羡慕嫉妒恨了。

公开承认“知识就是力量”的中奖彩民是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的17名教职员工。2006年10月,他们合买的彩票中了53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242.33万元)。这17人从1994年起就开始联合购买英国乐透彩票,一开始每个成员都是随意购买自己选中的号码,在长达8年时间中一无所获。

这些人中不乏数学天才,他们相信中奖不仅和运气有关,还与数学概率有关。于是他们将49个彩票球号码分别写在49张纸片上,然后放进一个盒子。每次选择彩票号码时,他们每人就从盒子中轮流抽出6张纸片,挑出6组数字构成一行彩票号码,当选出8行彩票号码后,盒子中还剩下一张纸片,这张纸片上的号码将作为第9行彩票号码的开头,而刚才挑出的48张纸片又被重新放回了第二个盒子中,教授们将重新开始抽纸片的游戏,直到填满17行彩票号码。

根据这样的方式选择彩票号码,所有49个彩票球数字都能在他们的彩票上出现至少两次,其中4个数字会出现三次。这些人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计算机程序,每周都对彩票号码进行自动验证,看他们是否中了奖。据说,通常一个人中彩票大奖的概率是1400万分之一,但通过他们的方法,中奖概率将大大增加。对此,英国彩票管理公司表示:“我们知道他们购买彩票的方法,但我们并不太关心,每个人都有他们中大奖的方法。但我们想说的是,和其他人一起合买彩票,的确可以增加你中奖的机会。”迄今为止,这种方法并没有让这17人再次中大奖。

中奖者“魔咒”

“问题彩民”们没有想到的是,即便他们中了大奖,也不能保证“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美国肯塔基大学(University of Kentucky)、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和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们搜集了从1993年到2002年间佛罗里达州幻想5彩票的35000名中奖者(中奖额最高为15万美元)的资料,然后将这些资讯与该州的破产记录相互比照。
结果发现,大笔的彩票奖金几乎不能降低破产的可能性,超过1900名中奖者在5年内破产。彩票中奖者的破产率每年高达75%。这意味着佛罗里达州彩票玩家(无论输赢)在任一年份内破产的概率为1%,大约为同一研究期内其他人破产概率的两倍。研究人员将那些中奖额在5万至15万美元之间的中奖者定义为彩票大奖得主,他们在中奖两年内破产的概率是小奖得主的一半,但在此后的3到5年内破产的概率几乎一样。这个结果表明,获得5万至15万美元奖金只能推迟彩民破产的时间。
令人震惊的是,大部分获奖者所得的现金足够偿还所有的债务。这可能因为喜欢买彩票的人受教育程度和经济收入都不高,导致理财能力相对有限。另外,中奖者的头脑中可能还会存在一种被行为经济学家称为“心理账户”的现象——对中奖得来的钱抱着随意态度,不像对辛苦挣来的薪金收入那么谨慎。当然,中奖者有可能只是染上了能使钱财耗尽的奢侈品瘾。

原文:http://www.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878

目前在菲律宾当彩票推广人员

自从前年11月开始,我就进入疗养院(和戒毒所)一年了,直到去年10月才出来。在疗养院的日子就像坐监狱一样,每天定时吃饭吃药,而且管理员都是流氓,动不动就打人,很多人都被管理员打过,不吃药也被打,讲疗养院和老板的坏话也被打,每天都是睡觉和吃饭而已,就这样虚度了一年时间。

去年11月找到份菲律宾的工作,没几天就飞过来菲律宾工作了,中介骗我说应征当主管,一天工作9小时,周休一天,结果到了菲律宾后才知道被骗,当个底层的推广人员,而且一天12小时,月休0天,而且未满半年就离职的话还得赔付一万多人民币。刚来的时候还不习惯,不知不觉就干了四个月了,目前役情严重,菲律宾也一样,不过我们这个园区还没有人患上肺炎,所以每天还是上班。上个星期有位室友发烧呼吸困难,结果送医院检查,幸亏没患上肺炎,不过我和另一个室友也因为同房而需要隔离三天。我还是第一次当推广人员呢,组长和主管们的工资一个月三四万人民币那么高,羡慕哦!目前打算再继续工作储蓄,过几个月辞职回国后,年底去台湾游玩,明年年头去日本游玩,玩了后再找新的工作吧!

上个星期有位中国硕士毕业生林嵩艺联系我,想要合作靠足彩挣钱,我目前正在收集金宝博网站的赔率数据,打算回国后测试我的模式会不会奏效,嵩艺告诉我他的统计学模型已经测试了9个月了,基本上还是准确的。目前很多赛事都停赛了,希望日后可以合作吧。

上个星期也认识了一位职业程序员,他说可以编写个每天自动采集金宝博网站上的赔率数据,等我回国后再维护下我的RModel程序包,还有自己尝试编写个采集文稿,再不行的话就联系该名程序员吧!原本打算储蓄个三四万元马币就当职业赌徒的呢,目前改变主意了,得测试量化交易的回酬率再决定需要备足多少本金,明年继续打工先不当个全职赌徒。多年前有位皇冠的旧经理找我喝茶,问我要不要个三百万元人民币信用额的户口,可以合作七三分,当时我惋拒了说时机未到,希望改日还可以联系合作吧!

身边很多朋友同事都劝我别太挑,赶快找个女生结婚吧!性格不错就行了,不过我想要找个数学系的博士毕业生的女生,它日肯定会在量化交易的事业上可以夫唱妇和。不过很难吖,毕竟自己本身没有高学历,只有专业文凭而已,看了十多年,无数的足彩投资和建模论文,和自己也编写了挺多的论文和R语言编程。前几年还想买房,在云顶定购了套房子但因为在马航辞职而贷款不批退掉了,不过目前改变主意了,待在家乡当个职业赌徒就行了,每天研究编程和统计学模型和量化交易就行了吧,乡下的开销低,很多企业家如Ray Dalio也是从自家创业的吧?不过前年我在编写binary.com面试的试题代码和量化交易应用时,每天都有骇客(好像是警察)入侵我的电脑,乱打开我电脑上的软件,还频频终止我日夜运行的代码。都两年了,不晓得如果再继续待在家乡,会不会再来骚扰我呢?

不写了,晚安,过几个月回国再说。😅

(3月2号)

量化分析与投资基金

由于开始双变量GARCH建模时发现一些预测不知名错误(预测价格竟然会显示AIC值、预测价格竟然会高出100倍、一些货币竟然会变成NULL、运行时频频出现错误信息、没有死胡同while loops的代码不间断运行48小时竟然还不会完成…)和基本偏差(统计学出本上会出现的一些预测偏差,由于嵌入加权因子,单变量预测到导致有时最高价会比最低价还低…),最近这两个星期都在测试单变量GARCH模型。

僕自幼就爱投机和冒险,自从1998年就认识了索罗斯这个金融界大师,在2003年拉曼学院休学后认识了华伦巴菲特大师这位人物,然后就开始自修、阅读投资大师们(包括之后阅读彼得林奇、比尔格罗斯、金姆罗杰等等投资大师)的投资与管理模式。不过基于基本面投资太过于抽象不晓得如何计算风险,而且自从2005年踏入体育博彩行业时,咱们AS3388公司操盘手每天24小时任何时候都会接到来自于StarLizard(According to Starlizard’s most recent results, also posted with Companies House, in the year to June 2016 the company achieved revenues of £17m, up 15 percent on the year previous… 原文:Benham’s SmartOdds on the up)的订单,当时就非常向往老外长期稳赚的投注模式和如何开盘,一位叫Ben的主管说过:“我们每天跟盘的新宝网(皇冠信用网)才会开盘,利记、新球和新宝网都是一样的。”。在2006年世界杯期间,盘房主责任Gib(马六甲人,去年2017年已故)聘用了好几位老外(RBall公司的老板Paul Judge、其中一位是立博以前的盘房主管Stuart、澳洲的Nick、澳洲的Nielson等等职业赌徒),然后僕被遣派负责角球(一位同期入职的同事Eson负责Fantasy Match、高尔夫球、上下半场盘口等等),然后在Stuart的教导下就直到Poison模式计算赔率,在世界杯前几个月,整间公司浩浩荡荡的参与备战世界杯的准备工作。当时僕完全没有头绪,就抄下日博Bet365、StanJames、VCBet(托尼布伦)、Betdaq等等一些老外公司的滚球角球赔率,每组研究小组在经过层层测试和递交研究报告到公司管理层去,就成为亚洲先锋网最先开盘(当时亚洲体育博彩市场上并没有那些盘口)。2006年世界杯期间我们每组都在打理自己负责的盘口非常忙、当时压力也很大,尤记Starlizard在死球(未开踢的赛事)来单时,不同盘口也会扫货(如以下科研论文:每个不同盘口的赔率不一样,要投注哪些盘口也经过计算后才投注… 僕在2013年的科研Application of Kelly Criterion model in Sportsbook Investment亦此。)。

Screenshot_20180731-230538

2006年世界杯一过不久,僕就经过友人Eson介绍到新宝网工作,然后到新宝网遇到旧同事William Chen和Yap,认识了AS3388旧员工SK等等。新宝网(Caspo Inc)确实是自己开盘,不过都是靠经验人手开盘。不过在新宝网更多蛇单和打水的注单,喜欢数据分析的僕,当时又那么碰巧被新加坡老板欧阳XX(当时聘用僕的雇主、也是金宝博股东之一)遣派负责公司报表,当时在该公司当培训师,在该公司学习了很多知识。当时威廉也说过在外面或者其它网站看不到公司的货量压根儿就学习不到如何开盘,他也时常科研9Ball、赛车等等盘口,在公司里头是响当当的人物。当时公司的高级主管和老板们都纷纷说僕和威廉将来会是Caspo的明日之星。不过在AS3388时Stuart教过Poison模式后,僕就爱不释手,之后就开始专研该模式开盘,即使在新宝网也一样,还编写了个电子表格自动开盘的简单模式,当时也给盘房经理Jack过目。在培训房的时期,僕每天也开始从网上记录每场赛事的数据(包括天气、场地、球员等等数据),不过当时就不晓得使用logistic模型可以建模,而且Nikko Martinnen的科研证实multinomial比poisson还要精准。

由于在Caspo该公司工作时间太长压力大导致精神不佳,在深思熟虑后干脆找份轻松的工作糊口就行,2007年辞职回国后… 机缘巧合下,有天在佳礼论坛看到Scicom这家公司,由于2005年在Telebiz(AS3388)仅仅在4楼,而2楼就是Scicom,当时已听说过2楼也是做赌博行业的了。结果就到该公司应征上班了。在2008年3月最后一天,僕就开始在Scicom上班了。当时僕每天谷歌十多页,一个关键词就搜索几十页频频收集情报,包括:

  • 博彩行业动态
  • 博彩赔率建模
  • 统计学
  • 电脑科学与编程
  • 博彩行业交流论坛
  • 统计学交流论坛
  • 电脑科学交流论坛
  • 投资论坛

呵呵,当时还特地学习了一些骇客软件、网络骇客、逆向编程等等。不过至今,僕还不会C++、数据管理、JavaScript、API、HMM、投注模式、大数据等等非常实用的自动交易必备知识。

在Scicom工作时,其实是一家外包公司,负责立博在远东地区业务,工作时间非常悠闲自在、7小时有效工作时间、周休2日(不像Caspo每天12小时、周五六日三天工作16小时、周休1日而已)、工作量也不大,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在Scicom打工了… 在2010年时,僕终于完成了科研,学会了赔率建模Odds Modelling and Testing Inefficiency of Sports Bookmakers(2010年已完成,不过2016年才辑写为科研论文,不过由于遗失了许多科研结果数据,所以最终该论文只使用最佳模式),包括:

  • 测试静态加权因子(每年更新一次)
  • 测试动态加权因子(每周更新、每日更新、每场赛事更新等等)
  • 测试数据使用(去重复数据、重复数据等等,类似ArmaOrder、GarchOrder和Arfima)
  • 测试AH和OU赔率转换概率、包括与不包括水钱在内
  • 测试不同赔率优势下,1.00、1.10、1.20…1.70的投注亏盈表

在完成科研后,有天僕就和Christopher聊到立博、然后就说如何改善服务、僕还特地分析了十多家竞争对手的优劣势数据,然后就开始商量要争取立博的亚洲盘与大小盘的交易部门工程(结果还是南柯一梦)。如果没记错的话,在2011年或者2012年的某天,威廉拨电给僕两次,要聘用僕。当时威廉就频频问僕有什么文件或者知识分享的,他说他也可以分享他的经验与知识。当时僕一心想着要争取立博亚洲盘与大小盘的交易部门的工程,两次都婉拒了。(多年后才知道,原来威廉也时常听说僕会赔率建模… =.=”)。呵呵,以上很多事情证明“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并非无穴之谈。

自从2015年(如果没记错年份)在SBet辞职后,僕就开始考取张文凭比较好,因为在自修时还可以获得文凭也不错哦。结果就考取了张Coursera数据科学专业文凭(Brian教授的课程教材书中列明是博士生教材書,僕也一样阅读了数据科学书增广见闻,提升自己。不过无师自通的东西没有任何人鉴定,所以目前僕学习的东西还是没有任何大神的鉴定。上两周把僕的首篇科研论文递交到JSS鉴定,结果该统计学学会回复:“不符合格式”就退回了。)。去年在阿里发打工时,和越南同事Celia说到打算年底出书,结果目前还是非常忙碌。

如果没记错,2016年有天僕无意中再次(2010年也曾求职不果)binary.com这家公司,结果再次递交履历表。而该公司回复邮件时附上3道问题后,僕就开始着手科研外汇量化交易…

Screenshot_20180813-232548

上周阅读了解密复兴科技收益良多,因为以前就不晓得得使用什么模型才会将2005年刚踏入体育博彩行业时所向往的交易自动化的神秘面纱,十年前科研也时常看到HHM模型,不过尚未着手科研。推荐以下书籍给所有量化交易爱好者:

就如原则解密复兴科技两本书的前言,身为马来西亚人的僕,也希望咱们马来西亚日后可以出现世界一流的量化交易对冲基金(Renaisance Technology、Winton Capital、Starlizard、SmartOdds、ATASS等等),ATASS还搞了个科学教育生意。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自从90年代体育博彩就非常昌盛,印尼同胞还通过科研发明了亚洲盘(Asian Handicap),而Tony Bloom是首个科研亚洲盘的西方人士。IBCBet(Maxbet前身)和利记(SBOBet)也是响当当的博彩庄家。

Screenshot_20180813-233446

好了,话不多说… 继续科研外汇交易,完成单变量模型测试后、再来测试双变量模型、接着就比较哪个实用、再来就着重温。嘻嘻,类似极大似然估计,第一个步骤测试“单变量模型”、第二个步骤测试“双变量模型”、第三个步骤比较模型、第四个步骤就是温习与鉴定不同模型,直到筛选最佳模型的可能性最高的模型。希望在农历新年前可以完成科研,有了稳定的基础后,之后想要在binary.com求职也才能做的长久。《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倘若有binary.com的赔率数据的话就完美了,如The value of statistical forecasts in the UK association football betting market. 2004 by Mark Dixon and Peter Pope比较与测试统计模型。

量化交易自習ことは続く~~

両か月前から、僕は何年前からのJob Application – Quantitative Analyst自習ことは続きます。昨日はGARCH模型中的ARMA(p,d,q)参数最优化新しい文献を書きました。しかし、この前の文献の「賭け方」を間違いしまいました。僕は今「量化賭け方」が思ってます。

最初のpnorm(Fct.xxx, mean = mean(Fct.Close), sd = sd(Fct.Close))は間違いでした、mean(Fct.Close)は昔の為替レートも計算する。例えば:Fct.Close <- c(110.34, 110.10, 109.54, 109.56… 100.34)

僕は賭けことの負ければことを違いました、何でも賭けても負けないです。今ビル.ゴロス昔読んだ本の「Beat the Market」を読んでまして、それながらプログラムに直してます~

real-time price error

それで、日付どうしても間違います、ある日ちゃんとウェブ.アプリケーションも直するんだ。

参考文献

金融与体彩交易自动化学习之路 — 经验分享

binary.com Q1App2

视频:binary.com Q1App2

 

从几年前开始学习足彩建模到投注模式后,今年年头开始学习外汇交易… 前几天参考了以下几篇文章,添加了个实时价格走势图表与每日OHLC价格图表:

这几天会编写Punter标签的交易自动化程序,得参考与测试着交易项目数据文件储存的方式。

 

待编写完毕该应用后,将开始著书R语言玩转金融与体彩数据分析与大伙儿分享,并且开始学习pyautoit、sikuli、winium等工具与Python、reticulate程序包… :blush:

更多学习之路过程,欢迎参阅:

 

WordPress.com で無料サイトやブログを作成.

上へ ↑